客户至上、信誉第一、诚信待人、优质服务
杭州市嘉林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公司简介 业务范围 工程案例 业务流程 装修知识 联系我们
企业招聘
    相关新闻   更多信息
  • 《野狼Disco》--火遍全国...
  • 大型洗浴中心装修设计要...
  • 骨灰级便利店装修秘笈,创...
  • 韩国料理为什么没能像韩...
  • 给自己一个理由,装修铺地...
  • 在工作场所如何防控新型...
  • 餐饮行业的数字刷屏--行...
  • 快餐店装修成这样,何愁不...
  • 亲子咖啡馆装修设计叫座...
  • 写字楼装修装修方法,贴心...
  • 精品超市装修要多少钱?...
  • 美容院如何布局吸引顾客...
  •  

    地  址:滨江区视界之窗635室
    电  话:0571-63680376
        0571-60987767
    Q  Q :  772048727
    邮箱:bjjlzs@sina.com

     

     《野狼Disco》--火遍全国大半年的歌还是出事了---假亦真时真亦假—真假难辨

     

    在宝石Gem直播回应之前,舆论一边倒地倾向于Beat原创者Ihaksi,不过就在赵律师所发文中,也有种种模糊地带,而就在宝石Gem进行回应后,这些模糊地带彻底转变为了一场罗生门。
      2月3日中午,受相关委托的赵律师发文表示,《野狼Disco》的Beat(Hip-Hop音乐中的伴奏)并未取得商业用途授权,而在版权方积极联络宝石Gem团队后遭到拒绝,这一消息又一次引发了大众对于音乐抄袭的讨论。
      诚然,《野狼Disco》与抄袭并无关系,宝石Gem确实是这首歌的词曲创作者,说唱歌词与旋律Hook皆为老舅创作,不过仍然难以抵消网友对于其侵权的不耻。但由于老舅在事情曝出当晚的一场回应直播,却让这次抄袭与否的讨论陷入了窘境。
      就在宝石Gem登上2020央视春晚完成了名利双收后,这样的一条消息或许会重新影响大众对于这位2019金曲创造者的看法,也又一次让我们看到了因利益而发生的罗生门。
      一场具有针对性的回应让《野狼Disco》侵权与否成了谜
      在这次消息曝出之前,去年11月就有网友和媒体注意到了《野狼Disco》的一些情况,彼时《野狼Disco》是否抄袭了意大利歌手SPOLPA的《DIMMI》是一个讨论点,而让网友发现抄袭嫌疑的原因是这两首歌都使用了相同的Beat。
      其实,在说唱领域偶尔听到熟悉的Beat是很常见的事,因为说唱作品的创作动机往往来自于Beat,Rapper在听到带来灵感的旋律后,可以通过授权采样做成Beat再进行说唱歌词与旋律的创作,所以一首优质的旋律被几位Rapper同时相中,也是情理之中的。所以在去年时,就有媒体认为《野狼Disco》并不存在抄袭,但它的问题出在是否拿到了授权。
      而就在事件曝出当晚,宝石Gem通过微博直播对此事进行了回应,声明他已购买了99美元的非独家授权,并出示了2019年6月购买此Beat的收据图片,让这多个话题登上热搜的事件出现了更多不确定性。
      在这次关于“侵权”的讨论中,最主要的两点是宝石Gem是否获得了授权,以及用《野狼Disco》参与商演造成了侵权,而在宝石Gem回应后,这些都变得更加模糊。
      第一个不确定点是《野狼Disco》到底有没有购买Beat?
      首先,宝石Gem在回应中展示了其购买《More Sun》的收据截图,但截图的真假我们无法通过直播判断,其次,他又展示了分轨文件夹,以证明他确实购买了99元租赁包才得以拿到分轨。但巧合的是,不知道是他本人过于着急还是如何,并未打开分轨与直播用户分享,只展示了分轨文件名以及没有“biubiu”水印版本的Beat,而该音频未播放到更难被抹掉的“Ihaksi”部分就被快速关上。虽然我们不应以恶意揣测他人,但关于这一点确实还无法打消他购买授权与否的疑虑。
      第二个不确定,则是使用《野狼Disco》进行商演是否真的侵权?
      2018年2月,芬兰音乐制作人Ihaksi创作了作品《More Sun》,上传至YouTube、SoundCloud,以及Beat售卖平台Beatstars,并写明《More Sun》公开免费基于他人非商业用途,但需要在Credit部分提及Ihaksi本人,其中于Beatstars(宝石Gem出示的购买收据为此平台)上所写的99美元租赁包中提到,允许在商演中使用,但不允许将此协议转售给其他人,且此租赁时效为5年。
      不过矛盾的是,在赵律师文章中展示的合同图片,以及宝石Gem出示的合同图片中,皆写有不得用这个Beat参与商演。售卖平台上的购买声明,与展示出的合同相悖,让我们难以确定究竟是谁的问题,如果宝石Gem真的购买了99美元的租赁包,那么关于目前网络流传的参与商演侵权与否,可能还需要后续双方协商后确定。
      关于第三个不确定点,则更为缥缈一些。正如前文所说,使用《More Sun》作为Beat需要在创作栏中标明Ihaksi,大量网友指出《野狼Disco》发布时并未标明,此前百度百科上“野狼Disco”词条中编曲人也为“宝石Gem”,不过当下查询各大音乐平台编曲人均为“Ihaksi”,存有后续更改的可能,这也让宝石Gem是否履行了免费协议而充满不确定性。
      简单来说,以目前赵律师方以及宝石Gem本人出示的所有图片证据来看,无法确定《野狼Disco》存在侵权行为,而所有具备定论作用的证据皆为图片,也不能洗清侵权的嫌疑,所以只能说在这一天,我们吃了个不清不楚的瓜。
      着急的老舅
      虽然我们无法判断《野狼Disco》是否存在侵权,但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知道老舅着急了。
      在宝石Gem的回应直播中,他除了出示种种自己购买Beat租赁包的证据外,也对外展示了他与Beat原创者Ihaksi的邮件沟通。在去年11月2日,宝石Gem经纪人曾向Ihaksi发邮件表示想要买断《More Sun》的版权,之后Ihaksi回邮件拒绝了这一请求,随后经纪人又于11月4日再发邮件表达买断的想法,却在11月7日得到了再次拒绝的回复。
      那么他为什么想到要买断Beat版权呢?
      首先,正如前文租赁包中所述,哪怕购买了99美元租赁授权后,宝石Gem能够使用《More Sun》的时间只有五年,五年过后要么选择全网下架《野狼Disco》,要么选择继续购买租赁包,以音乐的长尾效应来看,买断整首Beat是最为合适的处理方法。
      其次,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急切的寻求买断,或与其在2020年央视春晚登台表演有关。通过春晚的舞台,《野狼Disco》与宝石Gem将会更加被人们记住,所以买断可以说是必要之事。然而从结果来看,Ihaksi毫无余地的拒绝了这一要求,因而在春晚的舞台上,我们看到了没有使用《More Sun》作为伴奏的《过年Disco》。
      当然,这还只是老舅着急的第一点体现,而另外一点体现则在于央视春晚播出当晚,宝石Gem在微博上公布的消息。
      在今年1月24日,宝石Gem登上2020央视春晚后,其通过微博表示,要将《野狼Disco》的全部版权收益捐赠给武汉的医护人员家属,瞬间收获了大量网友粉丝的好评,让大众看到了一个说唱歌手的气量,以及对社会的关怀。
      而据赵律师信息,这个时间节点,《More Sun》中国地区版权代理方玛西玛国际与宝石团队进行了接触。也就是说,宝石团队在接到了自己被判定为侵权的信息后,选择了将所有版权收益全部捐出,可以视为一次宝石团队对版权方的“叫板”,不管版权方是要协定新的授权协议,还是要有其他所图,宝石Gem先收获了一波好感。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或许也可以理解为这是宝石Gem的借花献佛,不过鉴于他展示出了购买99美元授权租赁包的图片,我们也不得不多一个想法,也许这确实是应该归属宝石Gem自由支配的范围。
      所以说,现在的老舅真的很着急,急于让外界看清自己,也急于把《More Sun》真的拿到手中。
      真真假假
      因利益而产生的“侵权”罗生门
      在宝石Gem直播回应之前,舆论一边倒地倾向于Beat原创者Ihaksi,多数网友支持维权其实说明了我国当下的音乐版权环境已经有了较大的改善。不过就在赵律师所发文中,也有种种模糊地带,而就在宝石Gem进行回应后,这些模糊地带彻底转变为了一场罗生门。
      在2月3日中午赵律师所发文章中,只提到了对几家数字音乐平台方以及唱片公司的停止使用要求,并明确展示出了律师函图片,而在针对与宝石团队的沟通方面,虽也表示要求停止使用以及强调需要授权,但并未展示相应律师函,这其中是否存在着其他内容,难免就会让人遐想。毕竟面对最为主要的“侵权”主体,却不把信息公开,如何叫人信服?
      包括在针对数字音乐平台的停止使用律师函中,也缺少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身影,要知道腾讯音乐集团旗下有三家数字音乐平台,且都有大量用户,还有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让网易云音乐、咪咕音乐停止使用,却不限制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和虾米等,这又是为何?
      而在宝石Gem与其团队回应后,就更加让外界难窥真相。
      首先,如果宝石Gem真的购买了99美元租赁包,那么按照协议版权方无权停止《野狼Disco》继续使用《More Sun》,且补充授权协议之说也就不再存在,这符合了版权代理方未向宝石团队提出明确要求的行为,但也只是假设。
      其次,如果宝石Gem没有购买99美元租赁包,那么为何在赵律师的文章中特意展示了99美元的授权租赁包合同?毕竟Ihaksi同时也有着29美元、49美元的授权租赁包,且在BeatStars平台上29美元租赁包中明确写有不得参与商演,如果为了凸显《野狼Disco》用于商业用途的侵权,直接展示29美元租赁包,让平台声明与购买合同相吻合不是更好?还是说特意提前展示出99美元租赁合同就是防止宝石团队的“反转”?
      所以结合宝石Gem的回应,以及赵律师文章中的模糊地带与文字导向,很可能宝石Gem确实购买了99美元的授权租赁包,但没有证据把前文我们所列疑惑说清,这个判断就还难轻易下出。
      而抛开这一点不说,版权代理方玛西玛国际与宝石团队还能协商什么?要么是就《野狼Disco》侵权与否进行博弈,要么就是另有其他想法。
      在宝石Gem的经纪人回应中,其给出了某位台湾陈先生与团队的聊天记录,陈先生表示自己抢下了《More Sun》的大陆独家代理权,表明《野狼Disco》的侵权,并提出要与宝石团队合作,合作条件包括以原编曲原曲基础上创作闽南语版本,在11月14日前使用了《More Sun》的《野狼Disco》版本产生的商业收益公司必须分成,若双方达成合作则自11月15日期公司占40%利益。
      这一聊天记录的曝出,让《野狼Disco》“侵权”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首先,是否真的存在陈先生其人,我们就无法证明,毕竟聊天截图是更加易操作的内容。其次,如果真的存在陈先生,那他又与玛西玛国际有什么关系?在赵律师的文中,Ihaksi在视频中表示自己授权给玛西玛国际的独家代理权,不仅限于大陆,还包括中国的香港、澳门与台湾,这就与陈先生所说“大陆独家授权”相悖,如果陈先生不是玛西玛国际的员工,那么就是有第三方跑出来要吞下《野狼Disco》这块蛋糕。
      第三点,如果陈先生存在且就是玛西玛国际的员工,同时聊天记录真实,那么我们就真正吃到了一口大瓜:《More Sun》原创者Ihaksi在收到宝石Gem经纪人邮件后开始知道了《野狼Disco》,在YouTube上也有网友说《野狼Disco》是中国版的《Old Town Road》(此歌为2019海外最火流媒体热曲,该作品创作者赚得了百万美元的收入),这让他产生了更多的情绪,从而通过授权给版权代理公司为其挣得更大的利益,而非简单的买断。
      当然,在2月3日宝石Gem及其经纪人的回应中,最良好的效果就是能把宝石Gem从一个侵权者转变为被勒索者的“受害者”,从而引导舆论的走向,而“陈先生”正是这其中的关键,所以关于陈先生的信息就更需要我们慎重判断,这也是让这场“侵权”争议走向罗生门的一点。
      所以回过头整体来看,这一次《野狼Disco》的“侵权”事件,真正关心原创者是否受到侵害的可能只有网友。
    Ihaksi如果真的因被侵权而感到冒犯,大可以直接要求《野狼Disco》停止使用《More Sun》,并要求侵权方道歉;又或者接受被买断的提议,直接用一桶金解决问题,而非选择代理的方式让事情的发展更不可控。
      而宝石Gem方面,如果真的购买了99美元租赁包,也可以在去年11月被质疑侵权时,直接对外展示自己的购买记录并公开分轨音频,以表示自己对原创的尊重,而不是等到事情闹大后找一个时机进行“洗白”反转,借助大事件来凸显个人的高尚姿态。
    回应不等于全部真相,每个人做每件事都有相应的动机,其背后都有着运营者的思考。说起来,不过是一次因利而产生的多方博弈,反倒让众多网友付出了自己的真情实感。好在,因为这件事我们看到了中国网友对于维权者的拥护,只希望这一次事件不要把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市场认知再毁掉。

    Copyright ® 2008 杭州滨江嘉林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公司简介 | 业务范围 |  工程案例  |   业务流程  |   装修知识  |  联系我们 | 新闻动态